Unbending Notes

安全无边界(2)我们身边多少人在支持棱镜

sz1961sy 发表于 2013-6-26 10:19:00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上一篇讲了三个笔者亲身经历的故事,它是横跨近30年时间发生的事情。有朋友评论说“故事讲的不错, 可惜观点表达不明确。”其实,对于这类问题,它涉及到太多的敏感问题,受过保密工作教育(或者训练)的人,都能理解这些故事背后隐藏的风险。本篇再举三个真实故事,说一下我们身边多少人在支持棱镜计划?

      故事一 我家儿子出生前,他妈妈是用120救护车送进北京某三甲医院产房,本人去这三甲医院办理入院手续时,用自己手机号登记(产妇)联系人信息。

     不想,从儿子出生15天起,一直到二岁内,超过300个电话进来,涉及征求办保险、胎毛笔、手脚印纪念品、奶粉等等各式各样的商业推广,而且电话一接通,就是“你是某人(我太太名字)先生,对吧...”“你是小沈的父亲,对吧...”。显然,这是这家北京三甲医院的医院信息系统(HIS)把我们家的信息“分享”给这些商业公司用于推广。这一点也是这些商业推广人员有时在电话那端承认的。一个家庭,从孩子出生办入院手续起,私人信息己经如此被广泛地同社会充分分享,它说明中国社会的私人信息绝大多数己经到了垂手可得的地步,所以,棱镜门所讲的问题,相信很多不用棱镜,就能从中国公开市场购买到。

      故事二  有一部叫《全民公敌 Enemy of the State (1998年出品)》美国大片,讲的是一名律师莫名其妙卷入一宗议员谋杀案,美国安全局对他展开全面的监视。在前任情报员哈克曼的帮助下,他决定反击庞大的恶势力。

     有一部日本电影叫《追捕(1976年出品)》,讲的是检查官杜丘为人正直,却莫名其妙被人诬告犯有抢劫、强奸罪。为了洗清自己的冤屈,杜丘一边躲避警察的追捕,一边坚持追查自己被诬告的真相。

     这二部片及很多港产警匪片,近年国产反间谍片,都是有事实依据的原型创作,它们反映出个人、局部(集团、机构)、国家利益之间的冲实,不是什么“和平相处”,是每一分钟各方都在努力的情报战、反情报战。

      故事三  每一场国际学术交流会都有情报(谍报)人员的身影。例如,本人与太太(她在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 CNNIC 工作)从2002年起参加的全球互联网ICANN、IETF、APNIC、APTLD这些国际专家会议,从政策讨论、投票、通过、执行,都可见到各国、各地区的不同利益博弈中,基于自身利益保护的态度。这都是参会、了解这个圈子的各式人等行为之后,可以体会到的问题。

     这三个故事只想说明一个问题:其实我们身边有不少人在直接、间接地支持美国的棱镜计划!

     只是,我们的执法机构能否有力地制止这些行为的泛滥,确保我们公民基本利益在国家安全这个大框架下得到有效地保护。

     同时,我们国家必须从孩子开始,给他们一些必要的国家安全教育信息(我们60年来的中小学教材可以讲红岩故事,却从来不会换个角度告诉孩子们:这就是为了保密而牺牲的英雄!),教会孩子一些基本的安全保密知识与法律(包括国外的法规),以免我们这些成年人自己太缺乏安全保密意识,孩子们又是“九斤老太太:一代不如一代”。那样,我们光靠去指责美国棱镜计划,人家可是掩看嘴在偷偷地笑,这才是值得公众及有关部门要关注的大问题。

     沈阳(sz1961sy)
     10:15 2013-6-26 写于北京office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标题:
  收藏此页到365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