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bending Notes

与蒋科学(劲松教授)讨论动物伦理学

sz1961sy 发表于 2014/6/19 22:49:00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下面是2014年6月,发生在微博上的两个人讨论:

     出处:http://weibo.com/1220918082/B7sbMzd3B#_rnd1403189247510

   今天與郭鵬老師通話,我說我原來開設動物倫理學與護生文化系列講座,一開始有個理想,希望能在動物倫理學的研究者與動物保護的實踐者之間架起一座橋樑,三年實驗下來的感覺是:這個目標至少目前看是過於理想化了。動保實踐者們對於相關的講座似乎沒有需要,暫時還是一心做學術方向的努力吧。



sz1961sy:回复@心齋老蔣:我问您叫了二十年防止虐害动物协会字母组成翻译错了吗? (6月6日 23:28)
                   
心齋老蔣:回覆@sz1961sy:你贴了那么多的东西就是想说animal ethics 只能翻译为“人与动物相互和谐行为”,而不能翻译为“动物伦理学”,是吗?[吃驚] (6月6日 23:21)
                   
sz1961sy:回复@心齋老蔣:现在轮到您不懂了[哈哈] (6月6日 23:19)
                   
心齋老蔣:回复@sz1961sy:你这些东西怎么支持你认为"动物伦理学 "叫法不正确的观点?恕我愚笨没看懂! (6月6日 23:10)
                   
sz1961sy:蒋老师:现在轮到您科普了?![哈哈] (6月6日 22:48)
                   
sz1961sy:看一下 wiki Animal ethics 词条,与国内词条差距。animal rights(动物权益), animal welfare(动物福利), animal law (动物法) a term used in academia to describe human-animal relationships and how animals ought to be treated (注意这个定义:in academia !) (6月6日 22:47)
                   
sz1961sy:wiki Animal ethics Fro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http://t.cn/RvJ545U (6月6日 22:44)
                   
sz1961sy:Animal ethics is a term used in academia to describe human-animal relationships and how animals ought to be treated. The subject matter includes animal rights, animal welfare, animal law, speciesism, animal cognition, wildlife conservation, the moral status of nonhuman animals, (6月6日 22:43)
                   
荔枝很忙:回复@心齋老蔣:好的好的 (6月5日 23:50)
                   
心齋老蔣:回覆@荔枝很忙:五点半在天厨妙香见面吧,这样比较从容。 (6月5日 23:50)
                   
荔枝很忙:回复@心齋老蔣:有的,上次您给了我名片,那我提前联系您大概几点到。谢谢蒋老师能给我学习的机会! (6月5日 23:49)
                   
心齋老蔣:回覆@荔枝很忙:可以早点过来,我在清华科技园的天厨妙香请你吃饭,正好也可以好好交流一下。有我的电话吧? (6月5日 23:47)
                   
荔枝很忙:回复@心齋老蔣:太好了,晚上一定可以!准时去您班上报道! (6月5日 23:45)
                   
心齋老蔣:回覆@荔枝很忙:你说的这个情况,我过去不知道。看来我们交流得太不够了。欢迎你来点评学生的工作。我的课在周二三晚上7:20-8:55,六教A314. (6月5日 23:44)
                   
荔枝很忙:回复@心齋老蔣:不知道是在哪天呢?如果我工作安排的开,一定要去听听。 (6月5日 23:44)
                   
心齋老蔣:回覆@荔枝很忙:当然欢迎了,可惜这学期课程基本上要结束了。下一周是最后一周,我自己不讲了,让学生们分组做报告。如果您愿意来听听学生们的作业,也很有意思。基本上我是讲动物伦理学,而把动保现状的问题交给学生们去总结调查,你也许能很好点评他们的工作。 (6月5日 23:42)
                   
荔枝很忙:回复@心齋老蔣:不但小动保如此,我甚至发现一些国际野保机构也是如此。我觉得,这也和动保机构人员流动大有关系,稍微积累了一些对这个问题的理解,扛不住低薪和压力,就离开这个领域了。我对您动物伦理的课程非常感兴趣,不知道下次您再讲,可否有机会去旁听学习呢?觉得自己的程度还是差很多,非常需要学习。 (6月5日 23:39)
                   
心齋老蔣:回覆@以神为马:的确是一个好方向,只是好题目要有合适的人来做。 (6月5日 23:36)
                   
以神为马:回复@心齋老蔣:突然冒出个想法:最近刘华杰老师的檀岛花事也出版了,比较起来博物学和动物伦理,我觉得在一定程度上刘老师的博物学为蒋老师的工作提供了一个好的切切入:博物学中的动物观。蒋老师和刘老师是否能把两项工作结合起来,相互发力,突然想到的,不知这个建议是否恰当 (6月5日 23:35)
                   
心齋老蔣:回覆@荔枝很忙:明白了。是的。我们当初搞讲座就是想要帮助他们,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他们根本就不来。还得另想办法。 (6月5日 23:28)
 
荔枝很忙:回复@心齋老蔣:不好意思蒋老师,我表达的确实不太清楚,举例来说,比如做小动物保护,如果能有专业的动物伦理的理论支持,就能理智的回应质疑者的问题。现在有些机构和个人被问到答不上来问题,就会用一些暴力的沟通方式来回击,反而会让公众造成“脑残猫狗粉”的印象。 (6月5日 23:26)
                   
心齋老蔣:回覆@以神为马:谢谢,努力探索会逐步找到最佳用力方向。 (6月5日 23:22)
                   
以神为马:天道酬善,功不唐捐,向蒋老师致敬 (6月5日 23:21)
                   
心齋老蔣:回覆@荔枝很忙:你这段话后面一部分有点没搞懂。专业做事情搞不清楚自己的立场和理论了支持,我理解是指“动保或者野保的相关从业者”。“怎样推广自己机构的观点呢?”这个机构指什么?不会是“根与芽”吧?那又会是什么呢? (6月5日 23:19)
                   
荔枝很忙:蒋老师,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根与芽有个动物福利培训,本来是针对在校老师的,但后来发现,别说老师了,连动保或者野保的相关从业者很多基础问题都搞不明白,而且貌似人家也不需要…如果专业做事情都搞不清楚自己立场和理论支持,怎样推广自己机构的观点呢? (6月5日 23:14)
                   
心齋老蔣:回覆@麦公关:那你觉得以大陆目前的动保发展水准,是否暂时没有必要考虑如何通过讲座、读书会的放生沟通学者和实践者? (6月5日 23:04)
                   
麦公关:我觉得其中有个深度的问题…对动保实践者来说,如果是日常的救助和照顾工作就忙不过来,且也没觉得自己需要理论思想的支援,自然不会来学术講座,再加上社会上对动物伦理的理解和思考层面过低,让实践者对学术期待低和信心都不会高;在动保NGO工作的同志,多忙於行政和开拓性强的工作,学术也很末位 (6月5日 20:40)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标题:
  收藏此页到365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