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bending Notes

药店非药品营销新常态(1)超市卖药与药店卖非药品同理

sz1961sy 发表于 2015/12/6 15:16:00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经济频道> 经济要闻> 正文

药店非药品营销新常态(1)超市卖药与药店卖非药品同理

2015-12-06 11:35 来源:光明网  我有话说

2015-12-06 11:35:15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赵艳艳

光明网12月6日讯(记者 沈阳) 11月29日至12月1日中国医药物资协会非药委员会(CMPMA Non-Drug Committee)成立大会暨中国非药70高峰论坛在山东青岛市举行,包括光明网、大众网、齐鲁网、鲁网和青岛新闻网在内的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健康网络媒体分会会员应邀参加了全程报道,并就有关非药委员会这个涉及药店经营新业态做了系列跟踪报道。光明网记者从本篇开始,向大家分享在这三天采访回来的新观点和新信息。

药店非药品营销新常态(1)超市卖药与药店卖非药品同理

中国医药物资协会非药委员会成立大会暨70高峰论坛 沈阳 摄影

一、超市卖药与药店卖非药品同理

中国的药店数量,最新统计是约43万家(包括单体药店和连锁经营药店,而这个数据还是近五年来减少了4万家后的数量),至少在城市公众印象中,它是继邮局(政所)、米店、银行(储蓄所)之后最靠近百姓家居环境的节点。2015年春节本人在广东省中山市采访时发现:中山市区的药店数量、密度已经比银行还多,之前是银行多过米店。在历史上说,中国经济发展,当经济好的时候是米店最多,而当社会资金多了的时候是银行门店最多的时候。现在另外一个现象是:药店比银行还多,有人形容今日中国“药店数量超过银行”,看来这话不假。举一串数字比较一下:

国外是约每5000人一家药店,而中国大陆地区是约每3000人一家药店,其中,如果要举密度更加大的有:深圳市每2300人一家药店、广东省中山市的药店是每900个人就拥有一个药店,成了全国竞争最激烈的一个二线城市。

另一方面,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中国超市开了药店,尽管可能是另一个品牌,但是,这是我们国家近年来开放药店发放经营许可证范围,只要符合新的药店GSP认证标准,都可以申请经营药店。

药店GSP是英文Good Supply Practice缩写,在中国称为《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1998年,在1992版GSP的基础上重新修订了《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并于2000年4月30日以国家药品监督管 理局令第20号颁布,2000年7月1日起正式施行。2013版《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已于2012年11月6日经卫生部部务会审议通过,自2013年6月1日起施行。《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国家食品药品监 督管理总局令第13号)已于2015年5月18日经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局务会议审议通过,自公布之日2015年7月1日起施行。

药店GSP认证这是与国际规范一致的商业经营认证体系,也意味着,药店经营场所,只要符合药店GSP认证要求,就可卖药。而卖药经营方,不一定只允许单独卖药,通俗地讲:超市卖药与药店卖非药品同理。

二、国外雨伞婴幼儿奶粉在药店卖

1992年,本人遇到一位来自加拿大的华侨,他是回国来采购中国产品的,当时,他谈到了采购中国产雨伞交给加拿大的药店挺受欢迎,让本人第一次明白,国外是药店卖雨伞、而且是一直在卖。

2008年,本人想委托在欧洲的朋友了解同一国际品牌婴幼儿奶粉在欧洲的零售价和中国的差距,结果才知道,他们都是去药店看并且拍摄了不同的标签回来。而我国的食药监总局要求婴幼儿奶粉将试行药店专柜销售是到了2003年6月才开始(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食品药品监管总局等9部门《关于进一步加强婴幼儿配方乳粉质量安全工作的意见》),可见药店卖非药品是近几年才“理顺”一些商业逻辑、参照国外近百年药店经营管理经验而逐渐改革的。

药店非药品营销新常态(1)超市卖药与药店卖非药品同理

香港卫生署《药房与药行问你知多少》宣传小册子 沈阳 摄影

再举个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卫生署药物办公室、在入境处免费发放的中英文双语宣传小册子《药房与药行(PHARMACY & MEDICINE STORE ?)问你知多少?(Do you know the differences between)》(2014年4月印刷)中关于《什么是持牌药物零售商?(What is a licensed drug retailer ?)》的写法:

持牌药物零售商包括注册药房(简称“药房”)和持牌药行(简称“药行”)。它们获香港法例授权销售不同种类的药物。

(Licensed drug retailers include registered pharmacy---hereinafter referred to as “ pharmacy”, and licensed medicine store---hereinafter referred to as “medicine store”。They are authorized by the Laws of Hong Kong to sell drugs of different categories )

药房( Pharmacy/Dispensary)为“获授权毒药销售商”专用的名衔。根据香港法例,店铺必须持有此牌照方可使用此名衔。(According to the Laws of Hong Kong, “ pharmacy” or “Dispensary”is a restricted title for a shop granted a valid licence of “Authorized Seller of Poisons”---ASP)

药行(Medicine Store)为“列载毒药销售商”的通称。此等销售商也会使用“药坊”、“药店”等称号。(It is a generic title for a shop granted a licence of “Listed Sellers of Poisons”, in general, the vendors may also use titles such as “Medicine Shop ”and “Medicine Company”)

至于药房及药行有什么分别?宣传小册子也从“使用‘药房’名称”、“使用‘Rx’标志”(Rx是“处方药”)、“当值药剂师驻店”、“可配发医生处方药物(在药剂师监督下)”、“销售药剂师专售的受管制药物”(以上只有“药房”可以)和“销售一般药物,如伤风感冒药”(这条药房、药行均可)加以区别。

药店非药品营销新常态(1)超市卖药与药店卖非药品同理

香港药房及药行有什么分别? 沈阳 摄影

显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药房”才能卖“处方药”, 药房和药行的差别类似中国“宠物医院”(必须有执业兽医)和“宠物店”的不同。

三、药店卖非药是营销新常态和供给侧

11月16日,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副会长、青岛医保城集团董事长马守军在西安“创新·求变康缘药业主题沙龙”上,向各省药店联盟负责人描述中国未来非药市场前景。马守军认为,连锁药店过去这十年当中能够称得上革命的有两个,一个是政府主导,打破原先国有企业做药店的体制,允许民营企业进入连锁,这是一场革命,叫体制革命,是政府组织起来的。还有一个能够称得上大的创新变革,是平价药房兴起,使整个社会关注到零售药店。他判断,“下一个革命是非药”。

会议主持人中国医药物资协会副会长徐郁平介绍,“马总还有一个身份,是非药委员会的主任委员,他的药店曾经三天卖过一百万奶粉,创造药店买卖奶粉的奇迹”,“马总提出的70工程,也就是说非药达到70%不是梦,如果有6000亿的盘子,是药店人的幸事。”

马守军副会长坦言,“为什么我们做不好? 我认为是我们没有下工夫;为什么没有下工夫?因为现在连锁靠卖药活的很自在。如果说医保对我们再狠一点,药品控制再严一些,社区医院再分流一些,把药品分出去,逼着我们拼命的做,将来非药占比70%就能逼出来。”

如果要用现在比较新的观点去描绘中国药店卖非药的未来,“新常态”或者“供给侧(供给侧改革)”,因为:

2015年以来,中国药店销售收入在连续几年两位数增长之后,第一次出现一位数增长,呈现同中国GDP增速同样的业态。另一方面,药店卖非药的强劲势头,符合“供给侧(供给侧改革)”是面向全局的战略性部署的下列几个目标:就是在资本、劳动、土地等有形生产要素投入量不变的情况下,无形生产要素推动的生产率提高。

下一篇开始,将节选不同的医药企业家观点,让大家理解药店卖非药是营销新常态和供给侧的商业新逻辑。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标题:
  收藏此页到365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