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bending Notes

转基因2018之六 转基因新物质的安全问题很复杂

sz1961sy 发表于 2018/12/25 13:34:00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2018年12月25日,圣诞节,这一天工作到凌晨一点多,主要是审核整理“为爱点赞”120万字采访速记材料。8时多起床后,上网,见到一位网友(ID“多多o617”)写了一贴,标题为《【用了转基因技术的都是有毒的转基因】是反崔派最大的谣言!》,全文如下:



     【用了转基因技术的都是有毒的转基因】是反崔派最大的谣言!1. 转基因技术也是远缘杂交的方法 远缘杂交_百度百科 ;2. 检验是否转基因时,只看是否含跨界的外源基因/工具盒网页链接 ;3.袁米 欧盟不退货 中国安全的吃了20年。网页链接

    【用杂交掩盖转基因】也是反崔派最大的谣言。只要是保留了转基因性状的,就一定能查到【跨界的外源基因/工具箱】。张启发的就掩盖不了,而袁隆平的不用掩盖。因为,从来也没有在袁的大米中,检测到跨界的外源基因/工具箱。网页链接

    【袁米难检测】是反崔派的第三大谣言!上市的超级杂交稻和海水稻都是经过国家品种审定的杂交稻。即使是,有人滥种去镉稻,也可以通过检测镉含量而监管。另,袁的去镉稻比非去镉稻产量低,如果不能买高价,应该无人滥种。



     因为作者推荐给本人看,看后本人留言;“你是袁家技术人员?”
   不想,作者立即急不可耐地回应;“你是倒袁帮的?”、“是怎样,不是怎样?莫名其妙!”。




      看到作者的气急败坏样子,只好停下来,写了下面的三点回答:
      因为,我们讨论毒性,是对新物质的医学态度问题,不要老与某个人(企业)的产品挂勾,这个是学术讨论的平和的态,否则就是方舟子式选择性打假。这是一。
      第二,转基因技术都改变了我们免疫体系的“受体”酶认知体系(这也是我一直认为那些搞育种的人必须闭嘴的原因,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慢性毒理学,更不了解现代免疫学的核心问题),你的表述总让人觉得是有代言倾向。
      我是学技术出身,我对与它有关的专业,都是从英文读到中文的专著,所以,我有话直接讲。
    你感觉受委屈,今后少告诉我看文章就是。
    沈阳敬上。
    2018-12-25 9:16

    后来,有一些朋友看了我这个答案,又提到美国超市的转基因食品(GMOs)的问题,我这样回答:
     GMOs在美国超市有三个特征:
    一是标识(达到法定比例)这个是知情权问题;
    二是非主粮,这个是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原则,是他们的国家产业政策;
    三是GMOs在美国是与有机食品竞争,美国的这方面已经到了分水领,而核心原因是非霍尔金斯淋巴瘤每年新增近万例,进入美国男性TOP10的癌症疾病谱。中国2017年也这样。而86%转基因植物使用农达,它的滥用,引发了类似当年DDT残留物问题,核心问题是“草甘膦”毒性,即当年越战【澄色剂】生物武器毒性。
    还有什么问题可以发问?

    这些问题的背后,大家如果发现我的文字很短却有大量的专业名词,是因为自从1979年我作为兽医专业学生、开始接受“分子育种学”教育以来,本人一直没有离开更新该行业的专业知识,如果你想问我是不是天天抄书反击别人观点,我只想讲:
    这不是有书可以抄的,否则,全中国都会变成科普专家,国家与民众知识却得不到更新。
    沈阳(sz1961sy)
    13:45 2018/12/25 写于北京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标题:
  收藏此页到365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