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bending Notes

给2019年反转与挺转派十大建议

sz1961sy 发表于 2019/1/6 11:13:00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1月5日分别给反转与挺转派和他们关注的媒体各写了十大建议。有留言网友认为:既然本人既不反转又不挺转,应该给他们一直怼写一篇和事佬建议。
       这个是一个不错的提议,但是,我思考了几个小时,才发现确实不好写,因为他们之间就是没有和解余地。后来又考虑一下,觉得有一些共识应该可以写,所以,斗胆试一试写。



        首先 经济作物(植物)转基因技术是西方进口,是国外原创的技术,这方面,中国基本上处于“来料加工”水平。
       其次 我们国家的进出口检疫中,所有的转子检测酶都是进口的,因为我们国家的转子不多,只有别人提供我们才知道他们已经有什么。

        第三 在涉及到食品进出口中检测出转基因成份处置上,我们国家是对外放开不设防(因为没有防的制度),而外国(包括他们的运动员到中国参加国际赛事)则高度设防,这是违反WTO的基本原则。

       第四 农业部副部长在全国两会答记者问时说我们进口的是“饲料级大豆”,而在国内,这些“饲料级大豆”被用做食品及生产植物油,有违食品生产伦理、更缺乏食品安全监管机制。

       第五 我们的进出口植物(食品)转基因检验检疫是法定国家授权,但是不对个人及企业非进出口样品提供检测,而第三方的检测在中国又被认为不是“权威性机构”,此现实存在,对我们一个面临转基因植物滥种、或者说是被人为污染物、漂移问题的控制十分不利,需要国家赋权改进,为民众食品安全发挥作用。
        第六 距今为止,我们只有商务部提供的那一个出口食品被国外入口国通报的窗口,反映我们国家大田生产中大米、糥米存在转基因污染严重的现实参考指标,从来没有一个全国性主粮GM0污染指数公布,这是值得大家关注的一个大问题。
        第七 由中国数字期刊中可以检索出的涉及到使用转基因经济作物、中草药研究报告已经超过300种,但是,中国到底在240亿元以上的转基因研究国家资金(预算内)推动下,真的象农业部长所说:“除了批准棉花和木瓜之外,没有批准其他转基因作物商品化种植。” 如果与第六点配合,一定可以知道中国外来转基因转子的污染程度及违法滥种的严重程度。
       第八 中国生产了全球80%的农达(主要成份草甘膦),而且又是中国第一使用量国家,我们的草甘膦残留与非霍奇金淋巴瘤(NHL)相关的流行病学研究,应该参考国外的模型尽快提出解决方案,这个是当前最利国利民的疾病干预举措。
美国这位专家都担心草甘膦问题
        第九 德国在2018年已经向孟山都公司提出要求生产不含草甘膦的除草剂(农达)并获得正面回应,中国应该向此看齐,否则,中国这些企业可能面临当年孟山都生产的诺贝尔奖产品DDT使用30年后,因为被发现有超过70年土壞残留毒性而被世界卫生组织(WHO)全球禁止生产和销售的风险。

       目前世界卫生组织(WHO)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所(IARC)对已有资料报告的878种化学物根据其对人的致癌危险分成4类。
       1类:对人致癌,87种。确证人类致癌物的要求是:①有设计严格、方法可靠、能排除混杂因素的流行病学调查;②有剂量反应关系;③另有调查资料验证,或动物实验支持。
       2A类:对人很可能致癌,63种。此类致癌物对人类致癌性证据有限,对实验动物致癌性证据充分。草甘膦归于这类。
      2B类:对人可能致癌,234种。此类致癌物对人类致癌性证据有限,对实验动物致癌性证据并不充分;或对人类致癌性证据不足,对实验动物致癌性证据充分。DDT归于此类。
      3类:对人的致癌性尚无法分类,即可疑对人致癌,493种;
      4类:对人很可能不致癌,仅1种。

      第十 在中国,转基因食品的标签法规早就存在。但是,不标签(以转基因木瓜为例 占上市木瓜的95%却几乎从不见标签)或者弱化标签(以转基因植物油为例几乎被弱化印刷)的同时,标签“非转基因”泛化问题,之前的工商管理总局已经认定为“不正当竞争”,由此可见转基因食品的市场监管工作(标签体系)必须强化。


      以上十条,都是2019年值得挺转或者反转派去积极回应和争取有关部门解决的问题。
    沈阳(sz1961sy)
    2019年1月6日2时08分 写于北京家中

发表评论:

    昵称:
    密码: (游客无须输入密码)
    主页:
    标题:
  收藏此页到365Key